栏目导航
地矿新闻
贵溪山区采风(组诗3首)
发稿:admin  录入时间:2019-09-17 10:42  浏览量:

水底的村庄

   ——致花桥村        

 

浪潮推着另一波潮水卷来

水位即将上升

渐渐没过脚踝    没过腰间

没过八百年沧桑

 

犬吠    炊烟    母亲唤过的乳名

院角的枣树    祖先的祠堂

和童年往事一起沉入水底

码头    吊楼萦绕的繁华落幕

百年石桥驮着的鼎沸  

以及江南风情

也内敛成流水的声音

 

就这样

青山次第矮了下去  

村庄也矮了下去

涛声渐近

她把大坝举过头顶 

把乡亲的福祉也举过头顶

    那些烟火不会消失

将在山的那边点燃  

升腾成    新的故园

 

2022年以后的某个夜晚

你会不会怀念    一座流星一样的村庄

或在你清澈的杯底

荡漾出她温暖的模样

 

 

游曾家古村

 

是谁的跫音

擦亮古道上一枚枚卵石

村庄的姓氏从祠堂印入诗人心里

请用目光穿越这部古书

 

听,飞檐诉说的世纪风雨

一缕是曾氏的血汗

一缕是离人的泪滴

还有精雕窗花切割的    富庶往事

一片是闺房风情  

另一片是院外秋后的阳光

 

路旁的野花黄了    紫了

那株山茶

百年里    红了落了

屋顶的炊烟也越来越淡

只有爬藤    青苔    罗汉松

固守自己的颜色

犹如我们呵护的    这片自己的文明

脆弱而又斑驳

亲切而又温暖

 

镜头前伫立成

那轮圆月里的侧影

虽不见商贾归来的马蹄

只是青山更妩媚 

斗转星移

换了人间

 

云台山的云

 

约好了似的    一场雨后

所有的云都涌向寺顶

一朵被风铃扯碎

一朵投向另一朵怀抱

越来越浓    越来越低

近得欲凌空踏步

低得可以耳语

 

那些禅意    道韵

那种狂草的恣意

分不清来自应天山    还是泸溪河

它们如往事的样子    真实而又模糊

和香火一起    飘过尘世

唯有敕封的寺碑

依稀寻得见乾隆二年的时光

 

在海拔858米处

山寺的天阶上

我亦禅坐成一朵云

躯体沉醉    灵魂飘浮

努力升腾成

山巅长虹的色彩

——梅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