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地矿新闻
三代人的童年生活
发稿:admin  录入时间:2019-10-09 15:06  浏览量:

 叶金兰

我是1952年出生在农村,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一代人。

那时候,家里姊妹多,大人忙着生产种地,照顾不过来,都是大的带小的。大的穿不下的衣服,老二,老三接下去穿,缝缝补补又是三年。当时粮食配给供应,食物也很稀少,更没有高档的精致食品,过年吃了猪肉,只有等待过节才有几两肉吃。小的时候,就盼望着过年有件新衣服穿和有肉有鱼尝。

记得那时候,人民公社大食堂兴起,我们高兴地跟随父母走进公社食堂吃大锅饭。公社食堂常喝红薯稀粥,开始觉得好吃,一顿喝三碗,伴随着天天吃,心里逐渐就厌烦了,有时候去食堂晚一点,浓一点的稀粥都被大人盛完了,剩下稀得连喝三碗也不顶饿,肚子吃不饱,顿顿都是白萝卜、冬瓜、咸菜,常让我们腹中空空。家里日常只用小煤油灯,中间只有一根灯芯,伴随着夜晚,大人只能在昏暗的灯光下纳鞋底或做其他的事。我童年玩的东西相当简单,如跳房子、跳绳子、踢毽子等,跳房子是用一小石块或小瓦片,在地上画几个格子,一只脚提起不落地就能跳起来,跳绳子是用稻草或破布自己搓的,踢的毽子是自己做的,检几根鸡毛加上一两个铜钱或是扣子捆绑而成,走到哪,可以玩到哪里。当时,家里大人很忙,我们玩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常常被大人抓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检柴、打猪草、喂猪、放牛等。随着我上了学,家里才安了一盏小电灯,我正是利用着这盏灯,完成了我的初中学业。尽管当时物质匮乏,可是我们的心情非常快乐!

我儿子1972年出生,他的童年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那时我们上班都很忙,每周工作六天制,为了国家能多找矿、找好矿,我们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废寝忘食更是不在话下,我们居住在乡村小镇里,小镇上也没有公园,从小也没有带他去过公园及动物园,家里没有给他买过玩具,是邻居家里小孩长大后又送给儿子玩的小皮球、绿色铁皮小坦克当玩具。同时,我也会买些小人书和看图识字卡片供他识字,当时住房条件也比较简陋,一排家属房前面只安装一个水龙头,要到外面挑水进屋,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儿子从小懂事,小小年纪7岁就学大人尝试着用煤油炉焖饭,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看到那热气腾腾的饭菜,眼眶中的热泪情不自禁的掉落下来。随着我们野外勘探任务的需要,儿子的脖子上经常挂着钥匙,拿着饭菜票上食堂去吃饭。到了炎炎盛夏,他与一帮小孩扛着废弃的汽车轮胎下河游泳玩耍,吃的饱,穿的暖,过着本色朴实的生活。儿子念大学时在学校就入了党,现在是一名高级工程师,正处级,在国家中海油工作。

当时代的脚步来到了21世纪,伴随着孙子的出生,我也当了奶奶。国家改革开放的春风也拂醒了祖国的神州大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大幅度的提升,随着孩子的呱呱坠地,医护人员就时常上门为孩子称体重,量身高,检查身体,孩子的身体素质也远比我们几代人要强健许多。当他呀呀学语时候,图文并茂的书画摆满了一桌,随着物质条件的大大改善,吃的、穿的应有尽有,喝的是最好的牛奶吃的是鸡蛋……,各种各样营养食品只要他吃的下,各种各样的玩具,比比皆是,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奥特曼、电动摇控车、飞机、坦克、大炮、手枪……满屋堆满了玩具,仅仅他的小车,就有扭扭车、滑板车、电动小汽车、平衡车、小单车…….

孙子三岁,他就随大人从深圳坐飞机、乘磁浮列车到上海,看上海外滩的金茂大厦和东方明珠塔,浦江两岸夜色尽收眼底。每年至少一两次,大人陪着他游览祖国大好河山,领略各地风土人情,让孩子增长见识,开阔眼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他学习知识的途径也和我们几代人大不相同,接触到平板电脑,智能手机……课余生活丰富多彩,足够他去丰富阅历和见识。今年高考成绩的公布,孙子被五所名牌大学争相录取,他真是幸运儿。

三代人的童年,三代人的故事,段段故事都充满了回忆,充斥着幸福感。同样的童年,生长在不同的时代,也一步步地见证着伟大祖国日益强大、繁荣和富强。